承上篇我到村長家報備
embed_12c4d530d11d1a5be75a487bdf7cc36c.j

村長似乎未與外國人接觸過
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文件
在軍官的指導下
村長留下我們證件資料
還要求全數由我親手寫
內容包含來此的目的等等
軍官總會想到什麼又再加點什麼
幸好沒有刻意為難之意
embed_a2fae9761be8eb02f8793a66b7cdbd03.j


我回到橋頭餐廳時
(雖說餐廳,其實只是個棕櫚小屋)
司機正替我們問當地人租摩托車
原本計劃男士們進去就好
女生留在村內
但好奇心下
我們三個都決定跟著進去
司機耐心地為我們找可靠的摩托車夫
再三確認前路是否安全
再次向他們說明我們要晚上10點後才回來
需要七位全程陪同的摩托車夫
我們以每輛兩萬元成交
embed_da125a19854b0da6edeeca1fab547404.j
上面結滿果實的榴槤樹
embed_20089721a7d9eb32d0a5e7bb8330af3f.j
果實尚未成熟的紅毛丹樹


L和J看到榴槤樹和紅毛丹樹
這對生長於緬北撣邦的我們很是鮮新
其他成員紛紛到附近探索
我們好奇的查看周圍各種動植物
村民和施工的工人們好奇地看著我們
完全陌生的兩個領域或人群的交流
大家對彼此都充滿好奇

embed_1a5a074b20d9c3c12e15826a8037f9d5.j

 老闆娘的菜已經上桌了
一盤家常炒野菜
超油超肥的豬肉
超級辣的涼拌豬耳朵
剛煮熟的緬甸米飯
緬甸米因為粘性少
口感比較散
不像撣邦米般可口
但對腸胃比較好
 
我們的團員幾乎都是飲料寶寶
吃飯必配罐裝飲品
只有我,L和W習慣餐後來點熱茶
我們在用餐的同時
準備載我們進山區的摩托車相續到來
村裡的青年人都到了吧
這裡就業與謀生不便
年青人口外移相當嚴重
多數都到泰國打工
這情況在緬甸相當普遍
embed_12c4d530d11d1a5be75a487bdf7cc36c.j 
吃飽喝足後
需要回到車上拿抓蟲用具
車留在橋的另一端
摩托車隊載著我們騎上木製吊橋
這吊橋只用幾條木板
一些繩索搭起來的
人走上去都會左右搖晃
可以想像在上面騎車的晃動
這種晃動讓我們感到倍加刺激
 
回車上打包東西到摩托車的過程中
我們已經被村民包圍了
任何手機在此都沒有訊號
但地區八掛性的BBC系統非常完善
大家趕著來看這群花錢抓蟲的怪客
某位圍觀民眾說他們應該是撣族
他聽到我回答對啊時
整個人嚇傻了
接著問我為什麼會說緬甸話
我說撣邦的人幾乎都會講緬甸話啊
他的表情極不以為然
我們幾經溝通後才發現誤會很大
原來
這裡的人稱泰國為撣邦
稱泰國人為撣族
稱緬甸的撣邦為東枝撣邦
相較於緬甸撣邦
他們與泰國的往來更為密切
久而久之
當地人在講述撣邦時
沒人會想到緬甸撣邦了
 
embed_93c964a9b09e33845e931fa39deb3cac.j

我們再次橫跨木吊橋
在細雨中往更深山裡出發
浩浩蕩蕩的摩托車隊非常引人側目
沿途盡是坎坷的石子和黃土混雜之路
我們不只要忙著顧車上的東西
還要注意自己不要掉下去
又想拿手機或相機拍照
大家都好忙啊
每次遇到小溪流時
(溪水橫跨道路而流)
車隊需放慢速度渡溪前進
我想起在墾丁的越野車行
當時台灣的朋友覺得刺激極了
但我這山間野地長大的人
完全感受不到刺激
真想讓他們來體驗這行程
改變他們對刺激的定義
embed_7e22e0a98c6a741ed75510b07cf0ef96.j
越往深山走
經過的溪流越川急
溪水也越高
來到某處溪流時
車隊停下不知該如何是好
embed_c774624c43b7eeb4b60434f0690f7ece.j

我的車夫果斷的直衝過去
其他車夫選擇慢慢騎過去
隊員們步行涉水而過時
我只需在對岸等他們
大家腳下是笨重的雨鞋
涉水時格外困難
脫鞋又因為太滑而無法行動
人車都來到溪的另一畔後
embed_15af2ec7010883b9f9bad35d90d86619.j
接著續繼往前衝
不一會兒
又遇到比剛剛還深的溪流
連我的車夫都停下車了
embed_40e2ae1c5872505bb397deeef7e75f34.j


embed_a3a78ea1b2062cb18280f07130f1ad7f.j

女生們扣著手涉溪而過
男生們幫忙抬摩托車
避免水流把我們沖走
J還抓不到在水流步行的方式
她的身體經常被沖向下方
她緊張的數度尖叫
我和L齊聲安撫她
連路過的老婦人都下水幫忙拉我們
老婦人輕鬆涉溪
水流對她幾乎沒有任何沖力
還好我們都安全抵達溪的另一畔
車夫們共同抬著摩托車涉水
避免車子泡水
以為這是此路最危險的路段
約莫20分鐘後
更可怕的路段出現在我們眼前
embed_638db5bd0205aee0707a6d7524dfbdfb.j
 
其實這根本稱不上是路
只是勉強能讓摩托車行駛的小徑
小徑順著黃土山坡開鑿
左邊是鬆散的黃土
隨時可能會崩塌
右邊是深不見底的懸崖
還有正滾落到懸崖的黃土

embed_2809cf159c6f1426f5da515565425ad3.j
地基被雨水沖刷之下
時不時出現巨大的裂縫
這段實在太危險
大家一來怕自己掉下去
二來怕手機或相機掉下去
沒拍到太寫實的照片
 
結束這死亡路段後
我們重新點名看隊員是否到擠
有驚無險之下又度過一個難關
但我想到回程是半夜
如何在漆黑的夜裡安全騎過此路呢?
問題暫時被閣置
我們繼續往更內陸
車夫說這條路可以通到泰國
但邊境都是克倫民軍地盤
村落也是克倫族為主
車夫們是土瓦族人
土瓦族是緬族的支系
語言與緬族幾乎相同
只是口音和用語有點小小差異
與緬語相較
土瓦語更接近茵達語
 
相傳蒲甘王朝時間
國王乘船週遊國境時
將一部分隨從留在土瓦和茵達
讓他們開發這些地區
近千年後
演變成兩個全新的民族
embed_8f727925f421fd319f25e9e2adb913d1.j
 
我們離出發1個多小時後
車夫們等下來與我們討論
他們建議我們別再往前走
前方有克倫民軍
(我們此行與軍人特有緣啊)
路邊空著的高腳屋是他們朋友的
embed_46763f7e0c69a594c27504c6c51f5311.j

附近也有兩戶居民
有個萬一也較方便求救
我們接受他們的建議
T深深愛上這裡
因為四周都是原始森林
他堅定的認為今晚必能豐收
我們都認為晚上回去太危險
於是先前查看空著的高腳屋
能擋風遮雨
還有個小火爐
T想連宿兩晚
沒人反對之下
我們決定在這不洗澡過兩天原始人生活
(這裡連廁所都沒,一切回歸大自然)
 
我再次與車夫們討論
要求他們全數留下來過夜
(有個萬一才能立刻跑)
他們需要幫我們外出購買食物
當然包含他們的伙食
最後雙方以每輛4萬成交
我們必需通知司機最新的行程
也需要添加裝備和食物器冊等
最重要的是:錄影機的電池忘了帶
誰要去做這事呢?
幾經討論後
由L和W擔此重任
他們總共去了三輛摩托車
兩輛載L和W
另一輛的兩位需要幫忙搬車過溪流
他們接近5點時出發
沒多久我就後悔讓他們回去
因為他們進來時應該很晚了
可能會遇到溪水大漲
或其它難以預測的危險
 
車夫們貼心的在我們高腳屋下升火
讓火煙驅離蚊蟲
小屋在來路的右方插進去一點點
兩戶民宅在來路的左方臨路建蓋
車夫們在較大的民宅落腳
小屋完全屬於我們
雖然簡陋卻滿愜意的
屋後方走20多步就是小河
河水沒有溪水清晰
小屋周圍盡是草叢和野樹
各種蟲鳴聲不絶於耳
我,J和Y留在小屋
Y自動的把小屋打掃乾淨
小屋右則是整排的儲物櫃
櫃子同時能充當抬桌
我和J把食物拿出來放在上面
看起來像極了鄉間雜貨店
水果區有山竹、紅毛丹、香蕉和百柚
餅乾區有台緬兩國各式餅區
炸物區有台緬兩國不同薯片
另外還有飲料區和麵包區
T和4早拿著相機四處走動
尋找今晚點燈的最佳地點
他們想分兩個點採集
embed_e57ef5b6e6946048fb888ae48c439136.j
 
T選了民宅後方的山坡採集
4選了較遍一點地方採集
Y來回協助兩位蟲界長佬們
我和J遊走在民宅與我們的根據地
 
車夫們展開泡茶聊天活動
民宅主人是對年輕夫妻
他們有位可愛的女兒
估計應該3歲左右吧
他們的母親同住於此
一家人的娛樂就是逗猫咪
這裡滿是塵土
但猫咪卻異常白淨可愛
人都因為伙食不好而瘦巴巴的
猫咪卻白白又肥肥
embed_71630dc3b292a2b0852a220387bca8f8.j 
眼看天色越來越暗
L和W他們還沒回來
我們開始擔心他們的安危
甚至想請人過去看一下
但又怕去者遇難
稍冷靜後才想到
我們來了一個多小時路程
他們來回外加購物
最少需要3小時吧
八點左右才會到的
大家只能彼此這樣安慰著
 
我加入車夫們閒聊組
打探區域性的故事
一探才嚇死人
原來我們前方就有克倫民軍
他們時不時會到此地巡邏

我們會遇被巡邏兵逮到嗎?
敬請期待下篇....